回忆一段往事

有件事情是这个样子的。

彼时我有个前男友,当时大三的时候已经成为了EX,可以说在我短暂而折腾的大学生活中,并没有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之所以会时常想起他来,大概也是因为发生了这么一件事。

大学二年级开学的暑假在军训,我清晰的记得我还用着NOKIA 5700,军训的间歇无聊的时候就需要有朋友聊天啊,恰好之前的那个暑假这个男生很奇怪的找我聊天约我去公园压马路一次,我回家后翻翻高中时候的同学录,看到他大概是写了一些“我很喜欢你但是感觉你太优秀了还是静静地默默欣赏”一类话,我大概就知道是个什么意思了。所以军训的时候就常常会跟他发发短信聊聊天,想想那时候也真的是浪费啊,一条短信一毛钱,一天下来估计聊10块钱的也不够啊,不过记得那时候常常把手机揣军绿色裤兜里,震动的时候就拿出来偷偷看,一天下来,也天马行空的扯上一堆。

然后他就变成了男友。

但是很快,我发现我还是找不到感觉,从留言也可以看出,我的虚荣心得到了一点满足,却没有找到“知己”的感觉,准确的说,这个男生跟我确实不太像一种人,他更乖,更沉稳,更踏实,而彼时的我,满脑子都是侠行天下的浪漫想法,而他更多的时候是微微笑的默默听我胡扯着天马行空、不自量力的幻想世界。

我想,也许我这份“自以为是”和“不自量力”,才会让他觉得喜欢,而那时候的我,以为应该找到一个我无比钦佩的大侠,带我仗剑天涯,他这般稳健的“铸剑者”,还是太无趣了。

于是,很快,在很短暂的交往之后,我无预兆的提出了分手。

他未同意也并未有巨大猛烈的反对,只是要求如之前的约来上海看我,他坐着火车从武汉过来的时候,我还是去车站接了他,但此时的我已经想退回到朋友的位置。我们依旧如约同去了南京,一路上他做我的导游,南京的总统府、大屠杀纪念馆一路游来,他给我讲述我不太懂的历史知识,我有些佩服,却不知道怎的依然对他向我肩膀搭过来的手很拒绝和躲闪,我不小心看到他手机里长长的短信,是他妈妈发过来,担心他跑到上海来找“已经提出分手”的我会受到更大的伤害,我才知道这段我类似无意的感情在他看来这么重要。虽然上海南京之行感觉很好,甚至有点心生情愫,我还是不知道为何没有答应他“在一起”的请求,把他送到南京火车站离开的时候,我甚至有点“如释重负”的轻松感,自己坐动车回到上海,删掉了那些短信,开始了新生活。

现在想想,那时候自己真的是什么都不懂还觉得自己什么都懂,关键还很固执,有主意的要命。不过这一切无关对错,只是缘分使然,那句俗话叫什么来着,有缘无分,用到此处,我觉得还比较恰当。

后来,听他说,他在学校里面有不少女孩子在追他,但他都没有答应,甚至有一个在自习的时候亲了他的面颊,他都没有答应。他依然用一张我12岁的照片做着电脑的封面。我倒也释然了,不把这些当做压力,他也没有一再表白,只是偶尔联系问问近况,期间有几次他略略提过,我都没有应声,也就罢了。

直到大概在结束南京之行那次的两年之后的一个假期,他约我出来,去看了一个电影,大概我印象是叫“海洋”之类的,反正是个极其干涩的纪录片,他在电影院的黑暗中说,两年了,我想再问你最后一次,我当时也有些紧张,其实那时候我是有一点点喜欢他了,哪怕只是虚荣心,一个各方面都很不错的温文尔雅的男生再两年之后还依旧惦念着你,就让你不由得有点动心,但不知道为什么,也许就是还是差那么一点点,我愣头愣脑的回复了一句“算了吧”。他没再问,大概是看完了电影,但我完全不记得那个电影是什么,只记得电影院人很少,满屏都是晃来晃去的蓝色海水。

出来之后,他显得并不沮丧,反而好像有点高兴。我也没有太看明白,就各自回了家。

从那之后,他就不太跟我联系了,而我也谈了恋爱,好多事情都没有怎么在意。

以上这些只是铺垫......

之所以会想起这段往事是因为我在翻我的豆瓣友邻,看到一个人,点开她的页面,已经两年没有更新了,她的页面的最下方,只有一个人的留言,只四个字和一个表情”你真好哈 :)“,每次看到这句话和这个好久都废弃了的页面我就觉得好刺眼,好几次我想对这个人取消关注,但想想,还是留着吧,哪怕做个纪念。

以上这段是个插叙......

后来也就在上海自己快乐而拧巴着生活着,然后就有个女孩来加我的豆瓣,各种聊,好像很崇拜我的样子,问我喜欢读什么书,平时生活做什么,而且一直各种夸我,我就跟她分享我读的书,看的电影,平时喜欢的事情,为什么学这个专业,以后怎么打算,这些稀里糊涂的我都告诉了她,没什么防备心,后来她还找我加了QQ,我也觉得只是遇到了一个豆瓣知心人罢了。还觉得自己挺喜欢她。大概是某次她又说了什么让我觉得她人很好的话,我在她页面上留下了”你真好哈 :)“。不过过了某一天,她忽然消失了,我也觉得没什么,网络的伙伴,谁又知道谁呢?

在她消失了没过几天,忽然不知道为何跟那个EX联系了一回,他也对我态度冷淡了不少,我们聊了感情近况后,他跟我说他上次看电影后就觉得终于放下了跟我的那段感情,调整了一段时间后,前两天终于答应了一个追了他2年的学姐,我有点失落,但也没有太过在意,毕竟总会有这样一天,而且这种失落也并非我主观希望,而只是潜意识带来的淡淡情感,但后面的谈话就让当时的我有点瞠目结舌了,他说”她之前还加你好友来着.....",后知后觉的我才对上这个学姐就是那个跟我聊了半年的,从豆瓣聊到QQ的“网络知己”,那个一直对我生活方方面面都无比好奇的陌生人,那个一直想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爱好什么,读什么书,看什么电影,每天做什么,以后的梦想是什么的人,而他所说的他俩确定关系的时间,恰好就是她不再与我联系的时间,前前后后,我跟这个女孩聊了将近半年。

我有点愤怒,本来在宿舍床上躺下并已经迷迷糊糊的我瞬间清醒了,我问他“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他却说“她也没有恶意,只是对你好奇罢了”。我真的有点不开心,我知道她或许没有恶意,只是好奇让她喜欢的男生喜欢了很久的女孩到底是何方神圣,可是这种“人在明己在暗”的感觉总让我有点不爽,我辨别了几句,未听到半点他替她带来的歉意,草草挂掉了电话,下床,开电脑,翻看那些个一页一页的“豆邮”和聊天记录,句句都让我觉得我像一个傻瓜,以为遇到了一个对自己的日志欣赏继而想了解背后这个女孩的知心网友,而不过是被人当做了要与之暗暗较劲的讨厌前女友罢了,一旦确定得到了这个男孩,我就是被人厌弃的多余的人了......

真心的,虽然可能我有点反应过激,但我觉得,我挺郁闷的。

我一直觉得我是个可以快意恩仇仗剑天涯的侠女,此时觉得自己不过就是一个缺心眼的傻大姐罢了。

后来我基本上就不再跟这个男生联系了,联系起来总觉得有点怪怪的,甚至觉得会不会他们俩会在背地里笑话我。不过傻大姐也有傻大姐的好处,我后来还是走着自己想当”侠女“的路,虽然最近有点憋屈吧。但我一直在我自己想要的路上走着,即使如现在暂时走偏了,我也还在努力走回来,勿忘初心,方得始终,珍妮弗安妮斯顿永远是一副傻大姐的状态,也永远成不了强势的安吉丽娜朱莉,但喜欢她,喜欢瑞秋的人,也会永远爱她的DRAMA和神经质的真实与可爱。

只是每次看到那个页面,都还是有点唏嘘,还有过这么一段不甚”光彩“,却也没什么值得不好意思的事情。我以为我会很快被这个世界磨皮了棱角,却发现这些棱角是我的心,哪怕我进入这混沌的成人世界,我依旧还是抱有最初的憧憬。

那时候我跟那个女孩和这个EX都分别说过,我以后一定会当南方周末的专栏作家,因为那时候我最喜欢的女作家刘瑜的东西会常常刊载在南方周末上,我记得那个男生还有点嘲笑我”不现实“。我不知道未来的我能不能成为南方周末的专栏作家,甚至不知道那时候还有没有南方周末,但我知道,这个梦的种子,一定会以某种形式发芽,成长,或许和其他的梦的种子聚合在了一起,但这个”傻大姐“,会像瑞秋那样,从依赖到独立,却一直美、甚至更美下去。

评论(1)
© mingru_HE / Powered by LOFTER